评论:深圳限租金涨幅?有讹传更要稳预期

2018-08-31  

【社论】深圳限租金涨幅?有讹传,更要稳预期所谓“深圳规定年租金涨幅不超5%”,有一些标题党。其实是,深圳正在探索建立全市稳租金商品房项目制度,将以塘朗城

  社论】深圳限租金涨幅?有讹传,更要稳预期

评论:深圳限租金涨幅?有讹传更要稳预期

  所谓“深圳规定年租金涨幅不超5%”,有一些标题党。

  其实是,深圳正在探索建立全市稳租金商品房项目制度,将以塘朗城精品公寓为试点项目,通过采取“一房一价”、“一年一调”等严格租金管控,控制年租金增长率不超过5%。

  这只是深圳市对部分商品房楼盘的长租试点,而不是对整个市场的租金限制,公众不必以讹传讹,闹得杯弓蛇影。

  在之前的深圳房博会上,深圳市规划国土委房地产业处的付菲菲博士将“稳租金商品房”界定为房地产开发企业建设并组织运营,在一定期限内只租不售,由政府主管部门进行租金价格管控的商品房。

  从大环境来看,房住不炒,各地楼市调控政策层层加码,楼市整体趋冷。但是,资本很快嗅探到了住房租赁市场蕴藏的潜在红利。以市场面目出现的各种利益体迅速集结,借助信贷资金,在很短的时间里,就将北京等一线城市的房租以两位数的增速推至新高。炒房转向炒房租,房租金融化,将租客利益过度“收割”,不仅不利于住房租赁产业的长期健康发展,也会将市场对房价的预期推高。

  房租上的“异象”,折射出在事关民众居住权益等民生问题上。其实,即便在西方市场经济发达国家,进行租金法律管制也屡见不鲜。例如,为保障国民租房,德国早在19世纪就制定了《住房租赁法》,2015年实施租金刹车政策,规定房东再出租住房,租金最大上调幅度不得超过当地标准房租的10%。

  但是,也要看到,政府管控租金,并没有欧洲国家那样的上位法作为支撑,就具体措施而言,可能的手段还是“窗口指导”,也只是针对若干“只租不售”的商品房小区,发挥租金价格的传导作用。

  当然,租金管控并不是治标,治本之策在于完善保障房建设、提供充裕的公租房子、通过各种政策工具稳定租赁市场、实现“租购同权”,根本出路还是地方政府与土地财政彻底脱钩。

  8月28日,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表示,坚决遏制房价上涨,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;当日,财政部部长刘昆也谈到了,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。

  近期,几大部委密切表态,要寻找到房市稳定的长效机制,这意味着中国不可能走回“楼市放水”的老路,但是,当下各地的房地产调控政策,包括这次深圳试点租金管制,都只是临时性的,是在用政策空间,换取长效机制建立的时间。

  稳租金,,更要稳预期,中国将通过经济结构、增长方式的全面调整,彻底封印房市的“巨龙”。

  • 2018-08-31 网络整理